新闻动态

NEWS
当前位置:首页 > 亚博新闻 > 亚博动态

中牟美男名潘安 水果自由谁能有?

作者:亚博官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20 05:10:10
亚博报道:

继 车厘子自由 荔枝自由 频繁登上热搜后,前一段时间水果普遍价格上涨,让 水果自由 成为网络流行词,一时间水果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。

其实,生活中谈论到水果话题,古人今人拥有一样的热情。如果古代有微博,热搜榜上肯定会有文学家作诗求梨、陈氏隔墙卖荔枝、奇葩珍果上市这样的热闻。

那如果回到古代,能否随心所欲地买水果?古人想实现 水果自由 ,有哪些方法?来听听大河报 大河客户端记者讲述古人的 水果自由 吧。

美男潘安逛个街车上水果满载归

要说实现 水果自由 ,对中牟美男子潘安来说,只是逛个街的事。

晋朝时期,中牟人潘安长得很帅,文才出众,20岁就进京城洛阳做官了。他经常乘坐华丽的车子到郊外去打猎,一路上被许多女子围观,就连老太太们也争着往他的车上投掷果品表达喜欢之情,每次回家都是满载而归。

都说水果养颜,看来古人也深谙此道。不过,像潘安这样凭 实力 实现水果自由的毕竟不多,更多的士大夫更习惯于 投我以桃,报之以李 这样的友好互赠。

送上鲜果,以寄相思、慰别离,是文人骚客们热衷的美谈。比如,唐代卢延让的《谢杨尚书惠樱桃》就有云: 满合虚红怕动摇,尚书知重赐樱桃。

到了南宋,馈赠水果甚至成了风尚。当时有位吏部员外郎续觱上奏: 果州黄柑、广安紫梨、涪陵荔子、左绵耿梨 村瞳穷甿,所产既竭,不免转市旁求,一果之直,率数百金。 上曰: 不知何用此物? 觱奏曰: 多以更相馈送,殊以为扰。

原来,产地官吏以高价买来果品,并运至京城馈送近臣,正由于他们的竞相购买,提高了水果价格,以至于被吏部当做大事上奏朝廷。

如若垂涎佳果美味,又无人相送怎么办?吃货们就只好拉下脸,求馈赠吧!

五代宋初文学家徐铱在《赠陶使君求梨》诗里写道: 昨宵罢宴醉如泥,惟忆张公大谷梨。白玉花繁曾缀处,黄金色嫩乍成时。冷侵肺腑醒偏早,香惹衣襟歌倍迟。今旦中山方酒渴,唯应此物最相宜。

徐公酒醉,思忆起大谷梨的醒酒美味来了,于是憨态可掬地赋诗向朋友讨梨。

陈氏荔枝限量卖隔墙交钱不问价

当你在电脑前犹豫着要不要狠心买智利车厘子时,古人们也在 果子行 里对大枣和葡萄挑挑拣拣。

唐代大枣的价格较低,普通百姓也能消费得起,而葡萄的价格却比同样数量的大枣高出两倍多。

至于葡萄有多贵?《大唐新语》里有一事为证:高祖尝宴侍臣,果有葡萄,叔达为侍中,执而不食。问其故,对曰:臣母患口干,求之不得。高祖曰:卿有母遗乎?遂呜咽流涕。后赐帛百正,以市甘珍。

这个故事反映出鲜葡萄的稀有,身为侍中的陈叔达尚且求之不得,皇帝赐帛百匹让他去购买,并以 甘珍 称之。

东都洛阳白马寺水果的异种良品,历来为人们所称道,京师里有句顺口溜: 白马甜榴,一实直牛 。一颗石榴竟然与一头牛等价,语虽夸张,但确实说明价格不菲。

所谓奇货可居,古人在水果销售上,也玩起了饥饿营销。

据说,宋代福建有一款陈氏荔枝, 广告语 是这样描述的 香气清远,色泽鲜紫,壳薄而平,瓤厚而莹,膜如桃花红,核如丁香母,剥之凝如水精,食之消如绎雪,其味之至,不可得而状也 。

色香味都出类拔萃,简直了!人们等不到让它上市才品尝,早在成熟前夕,慕名而来的人就聚集起来等候在陈氏荔枝园外了。

为了防止混乱,陈氏采取了很特殊的售卖方式: 陈氏欲采摘,必先闭户,隔墙入钱,度钱与之,得者自以为幸,不敢较其直之多少也。

啧啧!买者连价钱也不敢询问,隔着墙递过钱去,任由主人给多少荔枝。

想吃不如自己种种树都请郭橐驼

没钱买,院子里不妨栽上喜欢吃的果树,既能解馋,还能体会到种植和采摘的乐趣。

人工培育、栽植果树能追溯到何时,尚不可考。汉代班固在《汉书 货殖传》中说: 安邑千树枣;燕秦千树栗;蜀、汉、江陵千树橘;淮北荣南河济之间千树荻 此其人皆与千户侯等。

这一方面印证了枣、栗、橘、梨已在当时广泛栽植,也说明种植的果树达到相当规模后,其所得可以和当时一千户人口交纳给侯爵的租税相等。

唐代杜牧有诗 采芝先避贵,栽橘早防贫 ,许浑诗同样提到 荆树有花兄弟乐,橘林无实子孙忙 。由此可见,水果种植在古代已是常见业态,那果树栽培的农技师自然是一个不错的职业。大文豪柳宗元就特意为其立传,写下千古名篇《种树郭橐驼传》,其中写到 驼业种树,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,皆争迎取养 ,足见这位农技师多么吃香。

诗人们对栽种果树也颇有心得,刘禹锡有一首《葡萄歌》, 野田生葡萄,缠绕一枝高。移来碧墀下,张王日日高。分岐浩繁缛,修蔓蟠诘曲。扬翘向庭柯,意思如有属。 看来,对搭架、修蔓刘禹锡都是行家。

种植果树的风气,皇帝也乐在其中。唐代的皇宫里有大量的果园,其中以樱桃园、葡萄园较为著名。皇帝经常在果园里大宴群臣,几乎成为诗家们传颂一时的盛隆恩遇。王维诗《敕赐百官樱桃》里 芙蓉阙下会千官,紫禁朱樱出上阑 ,即是生动描写。

最爱水果是宋人夏日宜吃荔枝膏

要说最爱吃水果的古人,当数宋人,几乎到了 无果不成宴 的地步。

宋代司马光曾说过一段信息量很大的话: 吾记天圣中,先公为群牧判官,客至未尝置酒,或三行五行,多不过七行。酒酤于市,果止于梨栗枣柿之类 近日士大夫家,酒非内法,果肴非远方珍异,食非多品,器皿非满案,不敢会宾友。

从中可看出,水果与酒、菜肴是招待客人的必备品,但北宋前期与中后期士大夫家庭待客风气有变化。就水果而言,北宋前期,运到京城销售的水果种类和数量有限,主要是北方所产居多;中后期以后,水果贩运兴盛,运至京城的各类南方水果活跃了京城水果市场。

连汴京居民过腊八喝的 腊八粥 ,都是一种果品粥, 各家以果子杂料煮粥而食 。宋代水果的药用价值也被广泛地开发利用,无论鲜果还是干果,甚至果皮、果核等都被入药。

花样冷食中,果品也是重要的原料,当时民间出现了果汁加冰块的冷饮,汴京城有家大型冷饮店叫 曹家从食 ,就售卖有凉水荔枝膏等冷饮。

宋人关于水果的实验精神,也沿袭到元蒙。蒙古人喜爱乳品,他们把果汁、乳品和冰雪混合在一起食用,这种冷饮就是最早冰激凌的雏形。

尽管明代茶书不主张茶水中放入果肉、果仁,提倡饮用清茶。甚至明代田艺蘅《煮泉小品》表达过对果茶不屑: 今人荐茶,类下茶果,此尤近俗。纵是佳者,能损真味,亦宜去之。

然而,明人实际饮茶习惯中,放入果肉、果仁的并不鲜见。明代文学作品中有许多饮茶放入果肉、果仁的描写。例如《喻世明言》中写道: 吴山起身,入到里面与金奴母子叙了寒温,将寿童手中果子,身边取出一封银子,说道:这两包粗果,送与姐姐泡茶。银子三两,权助搬屋之费。


中国·河南·郑州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五大街经北三路

电话:0371-86088516 (广告)

联系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邮编:450016

达到当天最大量